我喜欢进攻和前插但还要提高防守——特奥专访中文翻译全文

这是特奥接受网站《The Athletic》的长篇专访,题目为《My game in my words》,我姑且翻译为《我的比赛》吧。

在伊比沙岛的一个码头边,特奥·埃尔南德斯一边喝着鲜榨的橙汁,一边搔着后脑勺大笑。坐在他对面的人,是一个皮肤古铜色,穿着白色马球衫的男人,看上去不像一个普通的度假者。

也许曾是在埃尔南德斯的位置上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现在飞到了这个度假胜地。他想更好地了解这位法国人,并提出报价。

埃尔南德斯一生中可能从未如此受宠若惊。赫尔南德斯坦言:“我是看着保罗·马尔蒂尼长大的。”。现在马尔蒂尼邀请他来为AC米兰打左后卫,并解释了为什么圣西罗是他发展的最佳场所。在另一名法国人、米兰首席球探杰弗里·蒙卡达的帮助下,马尔蒂尼对特奥的比赛已经有了详细的了解。

埃尔南德斯说:“我和马尔蒂尼的关系非常密切,从我们第一次在伊比萨岛见面起,他就把事情说清楚了。”。“他告诉我,我是一名非常重要的球员,非常优秀,但我需要每天努力工作。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今天的成就,我们每天都与前来观看我们训练课程的马尔蒂尼交流。我很荣幸能和马尔蒂尼,这位长期以来世界上最好的后卫在一起。”

两年半后,埃尔南德斯对离开皇家马德里一点也不后悔。马尔蒂尼为他设计的道路正引领着他一步步迈向目标。在这段时间里,这笔2000万欧元的签约已经被公认为带来一位在世界上相同位置上最具破坏性的球员之一,更不用说在意甲了——他与乔·坎塞洛、安德鲁·罗伯逊和罗宾·戈森斯相提并论。

埃尔南德斯刚刚在米拉内洛田园般的环境中完成训练,正在享用伟大的米歇尔·珀尔切尼(Michele Persechini)准备的午餐,这位是从80年代末的辉煌时期起就一直是俱乐部的主厨。

而前马赛和马德里竞技后卫让·弗朗索瓦·埃尔南德斯的儿子表示,他在米兰非常开心,据报道,关于新合同的谈判正在进行中。

特奥在斯特凡诺·皮奥利(Stefano Pioli)的指导下茁壮成长。56岁的皮奥利可能是意甲进步最快的教练。“我有很多优秀的教练,但我认为改变我职业生涯和人生的就是皮奥利,”埃尔南德斯在一次EA Sports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从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皮奥利就给了我信心,我需要从比赛中学习更多,多亏了这一点,我成为了现在的自己。多亏了他,我在这里非常开心。”这是来自一位2018年欧冠冠军获得者、由齐达内带领的皇马边缘球员的高度赞扬。

皮奥利在过去被描述为缺少变化的,但他现在融合了前场的高位逼抢概念和流畅的位置转换,这让米兰变得不可预测,从战术角度来说,这是欧洲最有趣的球队之一。“在我们的防守中,最基本的是让我们的球员保持开放,四处移动,覆盖空间,”皮奥利在DAZN的采访中说。“你移动得越多,就可能给对手带来越多的问题。在现代足球中,最基本的是球场上球员的智慧。”

埃尔南德斯在这方面的表现突飞猛进,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他对自己角色的诠释——在像刀子一样刺穿对方防守核心之前,先将抢下来的球传进内线——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这让人感觉像是一个新的足球战术潮流。“背越式边后卫”现在非常流行。皮奥利解释说:“特奥已经学会了从中路切入,让对手的盯防参照物更少。”

这种方法的一个例子是埃尔南德斯在上赛季7-0战胜都灵的比赛中的一个进球。在这里,他持球推进,把都灵的边锋威尔弗里德·辛戈带到内线而不是外线。

埃尔南德斯将球交给布拉希姆·迪亚兹,然后继续前插冲过中场。与此同时,迪亚兹希望在左边找到安特·雷比奇,此时都灵的后腰罗兰多·曼德拉戈拉也跟了过来。

埃尔南德斯眼前一片开阔地,他打开加速器,把辛戈留在喷射流中。雷比奇所要做的就是溜到他的队友身边看着…

这样的进攻已经成为埃尔南德斯的标志,并构成了和马尔蒂尼那个时代的左后卫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赫尔南德斯解释说:“当我切进中路时,我感觉更自由,那里有更多的空间。”。“在皇家马德里,我缺乏打得更宽松、更向前推进的信心,但在米兰,我做到了。我可以更好地与射手和前锋联系起来。我喜欢什么?进攻和前插。我踢得更自由,进球和助攻更多。”

埃尔南德斯的能力让对手难以遏制,人们可以想象,米兰实验室的技术人员自卡福以来从未见过一名后卫能产生这样的效率。

这名24岁的球员在被租借到皇家社会的时候就以速度著称,当时他似乎跑得比祖比埃塔训练场的跑步机还快。

在短跑测试中,他的米兰队友全部被他甩到身后。他是最快的运动员吗?“我当然是,”他笑着说。“莱昂也是一名速度非常快的球员,但毫无疑问,我是第一名。”

葡萄牙前锋莱昂步幅更大,个子更高,本赛季他已经达到了另一个水平。皮奥利最近将他与蒂埃里·亨利相提并论,他们这对搭档在3-0战胜威尼斯的比赛中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米兰体育报》就欧洲最佳左路组合发起一个投票:是利物浦的罗伯逊和马内,皇家马德里的门迪和维尼修斯,拜仁的阿方索戴维斯和格纳布里,还是特奥和莱昂?“嗯,我们确实非常了解对方,”埃尔南德斯说。“莱奥在一对一比赛中的表现与其他球员不同,这为我创造了更多的空间,让对手不会跟着我。”

让他们并肩作战,选择更训练有素的边锋和节奏快的边后卫,是一些擅长反击战的教练喜欢使用的对策。这就是为什么皮奥利如此热衷于交换位置,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让防守球员就算在没有失去自己的位置,也会失去盯防目标。

埃尔南德斯在去年10月3-2战胜亚特兰大的比赛中的表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亚特兰大喜欢在加斯佩里尼的带领下在球场上进行一对一的比赛,在这个特别的夜晚,边后卫扎帕科斯塔的工作就是跟随埃尔南德斯。但埃尔南德斯并不像他所期望的那样。

但当中场球员凯西后撤进入防线参与米兰的推进时,特奥进入了中锋位置,而右后卫大卫·卡拉布里亚开始冒险向前。

凯西随后将球传给了米兰的一名边锋萨勒马克尔斯,比利时人大老远跑回来接球,为卡拉布里亚的侧翼腾出空间。每个人都逐渐意识到,这是皮奥利必须努力的一个巧妙的举动,因为埃尔南德斯从萨勒马克尔斯身前启动,得到了一个传球,并且突然间,就出现在亚特兰大的防线身后。

埃尔南德斯现在自由了,进入了他喜欢的空间位置,在仅仅28秒的时间里,他就让他的后卫队友卡拉布里亚得分。这是米兰历史上第三快的进球,仅次于莱奥在对萨苏奥洛的比赛中用6秒的时间射门,以及你可能不记得了的、对尤文图斯的比赛中蒙塔里的进球,但这个进球远没有他在对同一个对手的比赛中被吹掉的那个著名。

“每场比赛前我们都会制定策略,”埃尔南德斯说。“我们看到空间在哪里,而且,教练告诉我,大部分的空间都在中路,于是我切进中路,眼前一片开阔,我找到了给卡拉布里亚的传球通道。”

自从转会到意大利后,在欧洲前五名联赛中,只有亚历山大·阿诺德、亚特兰大的戈森斯和多特蒙德的格雷罗在边翼卫位置上的进球数超过了埃尔南德斯。这让人想起了意大利国家队比赛分析前负责人、意大利精英教练学校科维奇亚诺的教练安东尼奥·加利亚尔迪的一句话。

“在现代足球中,角色不再是一个位置,而是一种功能,”加利亚尔迪说。以亚历山大·阿诺德为例。与其将他视为右后卫,不如看看他为利物浦做了什么。他的功能是成为一名组织核心,然而多年来,我们一直认为这个角色只限于一名10号位置的球员,或者安德烈亚·皮尔洛曾经担任过的、防线前的那个位置。

“边后卫不像托蒂、齐达内或卡卡,”埃尔南德斯坚称。“但如今,足球正在发生变化,边后卫的位置肯定越来越靠前。也许我真的认为自己有点像一个组织核心。我喜欢帮助球队,甚至是助攻或进球,我也非常高兴。但重要的是,球队对我感到高兴,我们赢得了比赛。”

从这项统计分析可以看出,他们如何创造不同的球员风格。埃尔南德斯和阿诺德在预期的助攻中几乎是镜像,通过身后球和定位球射门的创造,但除此之外就截然不同。

亚历山大·阿诺德是一个传球手,埃尔南德斯是一个带球手。哈基米是前国际米兰的边后卫,现在在巴黎圣日耳曼,他在接球、盘带和攻击禁区方面都表现突出,这让人想起了那些突然加速到底线的动作,这让防区之间的距离被极大拉长了。

皇马曾经既拥有埃尔南德斯也有哈基米(更不用说塞尔吉奥·雷吉隆了),但他们却选择了赚钱,这在意大利看来仍然是一个令人震惊的。

哈基米是国际米兰意甲冠军拼图的最后一块,安东尼奥·孔蒂在俱乐部被迫将他出售给巴黎圣日耳曼时怒而辞职,这至少说明签下和失去顶级后卫时的重要性——我们敢提罗伯特·卡洛斯和坎塞洛吗?-这种连锁反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连续出现。

埃尔南德斯留在了米兰,只有健康的斯皮纳佐拉和戈森斯才能在意大利与他匹敌。他出色的表现为他赢得了EA体育年度最佳阵容的提名。投票现在已经结束,但是当球队在1月21日揭晓时,你可以看到谁被淘汰了。

不过埃尔南德斯仍然有一些错误需要解决。上个赛季,他漫不经心的回传让桑普多利亚队的长青前锋夸利亚雷拉击败了吉安路易吉·多纳鲁马,而对姆希塔良的一次笨拙的橄榄球式挑战,则意味着埃尔南德斯让自己的球队在万圣节对阵罗马的最后半小时里,只剩下了10人。

“一名后卫首先要防守,然后才要进攻。这就是我正在一点一点地改进的地方。我仍然年轻,我还有很多年的足球生涯,我正在改进我错过的防守问题。”

然而,像埃尔南德斯这样的球员必须始终遵循这样的信条:要么冒险,要么失去机会。在米兰,没有人比他每90分钟的“有球价值”更高,这是一个衡量球队得分和失球概率变化的指标。

皮奥利还在对威尼斯一战中将队长袖标交给了埃尔南德斯,当时他深陷球队伤病和停赛麻烦中。

这位左后卫没有让人失望。由于凯西在喀麦隆,而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在最后11次点球中错失6次后决定不再主罚,因此特奥梅开二度并被安排负责点球。埃尔南德斯错过,他举起手指向额头敬礼。“在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每天都在努力之后,成为米兰的队长是一种荣誉,”他说。

进球改变了法国队主教练迪迪埃·德尚的“忽视”姿态。这种奇怪的视而不见直到2021年秋天才结束。埃尔南德斯用最后时刻打进制胜球带来了产生巨大的影响。

他的绝杀让法国队在都灵进行的欧国联半决赛中在0-2落后于比利时队的状态下最终3-2击败对手。“我应该早点给他打电话,”德尚承认。

“那是我去年最美好的时刻之一,”埃尔南德斯说。“太不可思议了。”不管结果如何,这场比赛对埃尔南德斯来说意味着全世界,因为他最终与他的兄弟、拜仁慕尼黑后卫卢卡斯一起比赛,卢卡斯在法国队三后卫阵型里居左,在特奥身后保护着他。“在等待那一刻很久之后,我就想和我的哥哥一起踢球……我们小时候就这样做过,但这和在国家队比赛不一样……然后赢得冠军……事实是,那是一次非常美好的经历。”

埃尔南德斯最喜欢的世界杯记忆是2018年在俄罗斯观看他的兄弟举起奖杯。“我唯一感动的记忆是我哥哥在国家队赢得的世界杯,”他说。“我在家里看着他,这是一个非常自豪的时刻。那是我和他一起经历的最美好的时刻之一。”

如果他继续接受马尔蒂尼的建议,为米兰效力,那么他没有理由不在卡塔尔留下自己的一些世界杯记忆。

“我的目标是每天努力工作,尽我所能去参加世界杯。还有我的兄弟,两人在一起……这可能是一个梦想成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