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之声:“杰队德比”老英雄没想着送人头

你很难想象,终有一日,站在安菲尔德客队替补席前的男人会成为全场的头号焦点——除非,他的名字叫史蒂文-杰拉德。

2015年1月,将离队决定公之于众之后,杰拉德在利物浦官网的访谈中提到:“太难和利物浦告别了,我希望我说出的会是‘再见’,而非‘永别’。”接下来的六年间,他在这里为元老赛披挂上阵,也在这里为安菲尔德之夜观战助威;至于站在家乡父老的对立面,这还是头一遭。

然而,掌声、歌声和赛前三句不得不离杰拉德的克洛普采访合集都只是情怀和舆论的混合体,而不是真枪实战前的风向标。因为你很快会发现……杰队的这趟省亲,绝不是为了拱手送人头。

杰拉德统帅的阿斯顿维拉,已经从混乱的保级队蜕变成了难啃的硬骨头。如果你要说四战三胜和险些绝平曼城这种事儿都已成过眼云烟,那么昨晚杰队提前给红军送上的这棵圣诞树,都还冒着热腾腾的白烟。他带回安菲尔德的路数,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布恩迪亚、英斯、特雷泽盖和埃尔加齐等攻击手全部留作后手,4321里的2分别是老谋深算的杨教授和年轻气盛的拉姆塞。只要这一老一少双双内收,维拉中场就是集齐了非洲黑旋风、巴西平头哥、苏格兰铁血战士、大英小鲜肉和嘘声采集器的豪华套餐,哼法锅组合的压力可想而知。

其次,维拉中路一整个人海战术,利物浦的火力就得往边路扎堆,结果那头马内和罗伯逊一人拉边一人套上的老牌招数玩得汗流浃背,维拉中卫和回撤极深的三中场却能把绝大多数的倒三角配合都一脚踢碎。

另外,左边的塔格特几乎全场蹲坑,右边的卡什回防到位率颇高,两位的身旁还有科斯塔和麦金帮忙打下手,萨拉赫和马内想要单点爆破都绝非易事。

整场比赛,萨拉赫和马内总共丢失过40次球权,哥俩中间临时客串伪9号的张伯伦也没能延续客战米兰哥期间的好状态,58分钟内的区区14次成功传球很难串联起红军前场的生命线。所以,两翼展不开,中间没了轴,新款三叉戟两两之间互不来电,马蒂普向前和双边卫轮流压上之类的基础操作。放在眼下则成了解不了近渴的远水。

然后,眼瞅着传中和远程开炮仍然无法撼动马丁内斯的十指关,利物浦球迷开始远眺第四官员身旁的若塔。而在若塔还没来得及用实际表现解释为何自己周中歇了个痛快,周末却还是进不了主力时,萨拉赫侧身向前,一把抢占了C位。

杰拉德:“利物浦得到了他们的点球,但如果你看看那个点球,萨拉赫先对明斯犯规了。”

于是,杰拉德扛起了大斧头,亲手砍掉了精心栽种的圣诞树:杨教授和拉姆塞结束使命,丹尼-英斯和布恩迪亚揣着4312的阵型图驰援沃特金斯,毕竟后者在开场硬刚范迪克并制造黄牌之后实在沉寂了太久。就这样,维拉中场的拥堵等级从北京五道口降到了鹤岗市中心,杰拉德琢磨的是在被红军再捅一刀之前,先给克洛普还上一拳。

说实话,大多数情况下与纸面阵容弱于自己的对手互捅,可能是利物浦最热衷于处理的情况,谁让这帮疯起来连曼城都能追着揍的同志一直把开阔空间当成了宝。但是嘛,情况却是这样的……

推反击x2,高速推进的萨拉赫、马内和若塔以三打一,结果非要用左脚横传的萨拉赫把场面拖进了阵地战,反击又卒;

推反击x4,亨德森抢断萨拉赫斜传,若塔的步点却没能把皮球让给本可以借势抡开爆射的右脚,卒个不停的反击都够修得起一座陵园了。

是的,在最容易得分的时间段里,曾经全欧洲最擅长打反击的球队交出的录像带就是如此凌乱不堪且惨不忍睹,而且此刻你还很难让一周双赛或是赛程密集之类的客观原因背锅。所幸的是,点到为止的低质量反击和阿利森近乎贯穿全场的迷惑型出击相映成趣,击击相惜,新红军还是从老队长手中抢下了足够实用、却远不完美的3分。

对于利物浦球迷而言,在安菲尔德体验“喧宾夺主”之感实在相当奇妙。尽管杰拉德赛前、赛中和赛后的言行举止都完全足以入选人类情商精华和职场生存指南,但你还是忍不住想通过这场本该稀松平常的联赛,把大部分精力用来窥探昔日传奇如今是否安好。

然后,情感之复杂就不难想见了:你夸他防守有模有样,就不能不接受红军又走上得势不得分的老路的现实;你夸他用兵得当后程发力,就不能不把爆砍全场最低分的若塔放在对面当反面案例;你夸他有超出同龄人的名帅潜质,就不能不幻想着2024年夏天克洛普解甲归田,红军前途未卜的画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